□王乾榮
  聽說,一家衛視節目《沒誠心,別搗亂》挺火,想去見識一下,如今年輕人,在一個號稱“爺爺”的人的主持下,如何搞對象。不看隱隱明白,看了反而糊塗……
  您瞧,24位高學歷花枝招展“白富美”,呈弧形列陣排開,蔚為壯觀,每人腰前玻璃大屏,可明可滅。一“高富帥”面向眾美,自我介紹,並道出對女方要求。眾美聽畢,或亮屏認可,或滅屏否決——屏幕,自是明滅不等;少數情況下也有全亮或全滅的。如全亮,男士風光無限。全滅,則不知那男士心裡,是啥滋味——他會不會想,自己在女人眼裡,真成了朽木、垃圾?這經歷,怕連他以後欲談一場平凡戀愛的心思,也“滅”了。
  接著眾女評價該男。有的贊他塊頭髮達身板有型;有的說其人風度翩翩儒雅斯文;有的直言“您就是我喜歡的那款”;也有的說“別瞧您長得五大三粗,但看起來十分溫柔”……如果說女人點亮玻屏,如古時拋繡球,尚且標示著含蓄,這言語褒貶,有點兒直露吧?
  其後,是女子們提問——愛好啊,性格啊,自是題中之義;然而有些話,似是洞房花燭夜才出得了口的,卻在億萬觀眾面前赤裸裸捅出來,全無矜持和羞澀。一女賓,嗷塞,說她對歐美男士黑森森的胸毛頗為感冒!有女賓自我表揚一番後,乞求男賓,“希望給我個機會”,可憐巴巴——真成了資深“剩女”,也不必如此低三下四啊。
  不管怎樣,男的須先於二十四美中挑出一位“心儀者”,叫9號吧。
  幾回合下來,仍然亮著的屏,需男賓前去,像在超市挑選蘿蔔白菜那樣,一邊與屏後美人握手,一邊一個一個將其屏摁滅,最後只留兩屏。本以為“被滅”女賓難免尷尬,可人家沒事人一般。24:1,前者總要被後者“滅”的呀。
  留下的兩個“亮屏女”,加此前選定的9號,三人出列,高跟鞋蠹蠹作聲,裊裊婷婷走到男賓跟前,任其三中選一。面對三美,男賓多猶疑不決。他如選對頭,雙方皆大歡喜。而男賓先選的9號,卻對他說了句“騷瑞”。男賓稍顯難堪,但似也無所謂。9號的疑問或許是:“你既心儀我於前,為啥又給別的兩位女賓留燈於後呢?”是“爺爺”規定的?管他爺爺,姥姥我也不乾哪!另兩位美女又會咋想?“你既然不終選我,留俺的屏幹嗎?吃飽撐的!”
  這個節目,看得老夫我一頭霧水。
  愛情,是多麼純潔而斷人肝腸、令人神往之事。如今,可有那“衣帶漸寬終不悔,為伊消得人憔悴”,和“問世間情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許”的美妙境界嗎?
  倒是可見,大大方方的男權主義。雖說如今博士碩士剩男剩女比例失調,但擇偶的1:24,還是太重男輕女。讓一個男的從24個女人中挑來揀去,不像話!為什麼不是一個女的挑24個男的?魯迅在《男人的進化》中批過的男人的“特權”,今天不但“複活”,而且更“特”了。當然比起上百個美人應富翁“面試”徵婚的好玩,這參與電視“相親”的美女,也不算受啥辱。
  可這裡攙雜的種種算計,男女間功利主義的“挑挑揀揀”,卻斷然談不上愛——正如魯迅長嘆的:“我是一個可憐的中國人。愛情!我不知道你是什麼。”
  那老頭也吶喊過:“我還要叫出沒有愛的悲哀,叫出無所愛的悲哀!”咱們現代人,卻如此俗氣地“相親”,還命什麼“非誠”者“勿擾”!
  關上電視,思索良久:電視臺肯定對“阿Q”或“吳媽”毫無興趣。它挑選白富美高富帥做這個節目,不知是否促成過一兩對佳偶?它其實在“作秀”,為的是吸引眼球,而很少張揚愛的真諦,導向甚差。
  試問電視臺,你“誠”,還是“非誠”?
  正是:帥哥和美人,應招去相親;算計重於情,作秀幾分鐘。
  (原標題:問世間情為何物?)
創作者介紹

cotta

ee11eexn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